全国咨询服务热线
400-0627148

当前位置
主页 > 技术问答 >

“鬼魅”瘦肉精

发布日期:2021-03-24 06:07

  根据报道,河北省沧州市青县存在部分养殖户为了利益铤而走险,偷偷给羊使用违禁药物瘦肉精的情况。早在2011年,央视新闻频道播出的“3·15特别行动”——《“健美猪”真相》,就曾曝光用瘦肉精喂养的“健美猪”最终流入河南双汇肉制品厂一事。

  十年时间,瘦肉精并未消失,出现方式从肉猪转向肉羊。《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农业农村部相关部门汇总2020年全年市场监管部门关于食品不合格情况的通报发现,克仑特罗检出83批次,主要从牛肉、羊肉中检出,这表明“瘦肉精”问题还是比较突出。

  有行业人士告诉记者,消费端对于瘦肉的推崇,倒逼上游养殖企业关注牲畜的瘦肉率情况。而相较于生猪养殖行业,牛羊产业规模化养殖和规模化屠宰偏低,私屠滥宰情况较多,这也使得行业监管难度偏大。

  “饲喂瘦肉精就是犯罪。”崔永强(化名)每天从家前往猪场时,都会看到这个印在一家生猪养殖场墙面上的标语。他在河南拥有一个年出栏三四百头的养猪场,平时对“瘦肉精”三个字非常敏感。

  “生猪喂了瘦肉精,生长速度加快,瘦肉多肥肉少,肉质看着红彤彤的,卖的时候价格会比其它的略高一些。”3月16日,崔永强对记者说,“但这是禁止使用的,一旦查出来,就会被判刑。”

  只是,依然有人选择铤而走险。根据央视“3·15晚会”报道,河北省沧州市青县肉羊养殖户违禁使用“瘦肉精”问题。并且不少养殖户会选择把羊卖给当地的屠宰场,就地屠宰。央视记者在河北天一肉业有限公司冷库内,对当天屠宰的羊肉偷偷进行取样,对其羊肉进行了瘦肉精快速检测条检测,结果呈阳性。

  河北天一肉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代洪茹在3月15日晚间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时否认这一事实,“我们现在屠宰的羊都是合法的,我们根本没有宰瘦肉精的羊。”

  不过,根据青县政府网站在3月15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显示,相关嫌疑人回成杰、代峰已被控制。天眼查显示,代峰持有河北天一肉业的100%股权,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而农业农村部已经连夜派出工作组赶赴现场,督促地方严格落实属地管理责任,严肃惩处违法行为,并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处理结果。

  另据报道,全国多地已经展开查处工作。河南省郑州当地已经连夜组织公安、市场监管、农业农村等部门迅速突查农产品批发市场;北京市通州区市场监管局连夜对辖区八里桥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羊肉批发环节进行检查,经过监督检查和快速检测,未发现来自河北青县的羊肉产品,同时快检未检出“瘦肉精”。

  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告诉记者,生猪领域的屠宰业务,已经全面取缔私屠滥宰,百分之八九十已经实现规模经营和牌照经营。但是牛羊产业相对落后一些,它属于牧区养殖,养殖环节难以监管,而真正上规模的屠宰场还是很少,监管起来难度很大。

  农业农村部质量安全监管司对2020年1月至12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及各省市场监管局官网上发布的1031期关于食品不合格情况的通告进行了分析汇总发现,在畜禽类食用农产品抽检不合格情况分析中,克仑特罗检出83批次,主要从牛肉、羊肉中检出,表明“瘦肉精”问题还是比较突出。

  上述报道中涉及的青县,位于河北省沧州市北部,是当地一个重要的养羊基地,每年大约出栏70万只羊。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信息显示,近两年当地已有多个养殖户因瘦肉精一事被判生产有毒、有害食品罪,量刑不等。

  陕西省畜牧技术推广总站畜牧师贾青在去年撰文称,目前监测范围已由过去的生猪扩展到猪牛羊三个畜种,检测样品是育肥后期家畜的尿液。

  包括崔永强在内的多位从业人士提到,生猪、牛羊的瘦肉率影响最终的销售价格。而饲喂瘦肉精,可以让它们瘦肉更多。2011年央视报道瘦肉精事件时,彼时养猪户就提到,“使用瘦肉精比不用瘦肉精的猪,每头能多卖几十元钱。”

  通常来讲,瘦肉精是指能够促进瘦肉生长的一类物质,主要包括:盐酸克仑特罗、莱克多巴胺、沙丁胺醇等肾上腺素受体激动剂。猪、牛、羊等摄入“瘦肉精”后能加速生长、提高瘦肉率、降低脂肪沉积、提高饲料报酬等,使用“瘦肉精”后会在动物组织内形成残留,消费者食用后直接危害身体健康。我国在2002年就已经严禁瘦肉精作为兽药和饲料添加剂。

  冯永辉提到,牲畜摄入瘦肉精之后,可通过排便等方式代谢掉。但残留在牲畜体内的瘦肉精含量极容易超标。通常情况下,只要饲喂瘦肉精,瘦肉精检测结果基本上都会呈现阳性。

  贾青在上述文章中提到,瘦肉精的监管的重点、难点在基层。很多地市,特别是县级没有相应的检测机构,一些乡镇畜牧站人员开展工作的经费很少。应加大地市县检测机构的建设,配备必要的检测人员和快速检测设备,给乡镇以及畜牧兽医站必要、足额的经费配合地市县工作。

  另外,部门联动是防范瘦肉精的关键。在生猪、肉牛、肉羊饲料、家畜屠宰及肉制品上市前,把瘦肉精作为必检前置性项目列入法律法规。有瘦肉精问题的畜产品进入人们餐桌要经过药品销售、饲料加工、养殖、屠宰、肉品加工、运输、销售、食用环节,而监管涉及农业、市场监督管理局等部门,要防止监管脱节,加强配合。

  事实上,如此长的监管链条,涉及监管部门和人员众多,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央视在“3·15晚会”报道中提到,对于违规添加瘦肉精行为,青县相关部门也一直在严查,但是养殖户说他们都有各种渠道得到消息提前应对。

  农业农村部针对此事要求,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将深挖黑色利益链和“保护伞”,涉嫌犯罪的,一律移交司法机关严惩重处。

  数据显示,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猪肉消费国。另据农业农村部农产品市场分析预警团队牛羊肉首席分析师朱聪在2020中国农业展望大会上透露,2019年中国牛肉产量667万吨,与上年相比增加3.6%,这是自2009年以来增幅最大的一个年份。羊肉产量488万吨,与上年相比增加了2.7%。显然,如此巨大的群众消费基础,将“狡猾”的瘦肉精赶出猪牛羊产业,已经箭在弦上了。

Copyright ©2015-2020 鸭脖娱乐-Home 版权所有 鸭脖体育保留一切权力!

13244512164